今天是:   Google   百度   雅虎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
首页
|
|
走进义安 新闻中心 文明创建 热点专栏 民生工程
园    区 部门动态 乡镇风采 企业在线 文苑漫步
 
叔叔
发布时间:2019-05-24 09:19:23 【字号: 【打印本页】

○周筱青

自打父母去世,老家长辈里只剩下叔叔,再回去必将探望,而今叔叔接到我说不上几句,就会两眼婆娑,心被抽的疼。

去年下半年,我和叔叔一月之间,失去两位至亲之人。先是父亲离开,95岁的父亲各器官渐渐衰竭,不想又摔了一跤,走得更快了些。接着是婶婶的离开,婶婶因胆管结石住院,连微创都算不上的小手术,却因医疗事故,送了性命。清楚记得叔叔那天拽着我的手说:“他俩的离开,起码让我少活几年,以后再也没人陪我说话了,再也没人陪我说话了……”说着老泪纵横,看着一向刚毅的老叔,被这突如其来的祸不单行击垮了。

叔叔一生坎坷,遭受命运磨难。原本拥有两女一男的幸福家庭,由于运动,锒铛入狱,叔叔没有父亲幸运,母亲坚守了这个家,而婶子却不堪忍辱,改嫁他人,还造成小女夭折。好在姐姐哥哥有大伯大妈细心照料,大妈一辈子没有养育儿女,自当亲生孩子对待,使叔叔牢狱之苦有了一份安慰和支撑。出狱后的叔叔既当爹又当娘,还要承受精神折磨。在那个特别注重成分的年代,尤其是乡下,对异类分子的排挤,你是无法想象。就连干活时倒掉鞋里的泥土,也将成为批斗会上控告的罪证,说是资产阶级思想残留。每年下半年都会被抄家一次,时不时还给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叔叔凡事自己扛着忍着,无人倾诉,而忍耐压制久了,终会爆发。现在想来叔叔偶尔与领导“辩驳”,怕是心中淤积的一种宣泄吧!等待他的却是“罪加一等”,轻的去大队山林伐木,重的关在大队部黑屋子里,至于黑屋里发生过什么,无人知晓。我的童年被这些灰色场景笼罩,迄今难忘。

好在忍辱负重二十多年,已是五十多岁的叔叔终于迎来光明,更是倍加珍惜失而复得的教育岗位。我刚开始上班就和叔叔在一个学校,他当教导主任,在他的身上看到老一辈工作的热忱,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对特困生的耐心辅导,学生间产生的矛盾的巧妙处理,令我心悦诚服,是我们年轻教师活生生的课堂。叔叔对我工作帮助不小,我们每天一道上下班,大约半小时的路程,叔叔一路跟我说教学上的事,如何与学生交流,如何做好课前准备,如何上好一节课,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等等,我在叔叔的谆谆教诲中,耐心引领下,慢慢摸索,找到教学路子。父亲和叔叔是村上最有学问的人,又从事教育工作,思想和见解自然不同于他人。八十年代初期,村上能出个大学生,了不得的事,小哥就是村上第一个大学生,这还得感谢叔叔。清楚记得小哥初中毕业,在上高中和中专问题上,父母意见分歧,母亲希望上中专,既有了固定工作,又可少上几年学,减少家里压力,当然还是因为家里太穷,叔叔家境比我家好很多。父亲和小哥希望上高中,实现大学梦想。最后还是叔叔承诺,愿意资助小哥大学部分生活费,叔叔说:上大学也是他的梦想。小哥背负着两代人的大学梦,刻苦努力,不负众望,考到上海一所大学。是叔叔成全了家族梦,也改变了小哥一生的命运。岁月既会存留太多的美好记忆,又会残忍的掠去太多的不舍。就像母亲的意外离开,让我们痛不欲生,但最痛心的莫过于一起生活六十多年的老父亲。一人孤单的小屋,清冷不少,好在有叔叔陪伴。我时常回家推开小屋,看到老兄俩要么在谈论新闻,要么交流报上某一事件,又或谈论诗词平仄是否押韵,用哪个词更恰当。叔叔写诗起步晚,时常写好让父亲帮着改。耄耋之年的兄弟俩,志趣爱好如此相近,相交何等融洽,是不多见的,令我羡慕,温暖!

叔叔过了二十多年的单身,一人将儿女拉扯长大,成家立业,才考虑续弦,过上正常人生活。记得叔叔刚退休时,喜欢摆弄根雕,经常一个人跑去山里挖树桩,回来精心雕刻打磨,再喷上清漆,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艺术品展露眼前,摆满两间屋,还曾被运往县里展览过呢。后来因年岁大了,不再去山里,就在前后院里养养花,种种菜,看看书看看报,晚年生活风轻云淡,甚是安逸。原本指望小叔叔十岁的婶婶,能陪伴一生,不想又先他而去,落下孤单。尽管堂哥从城里搬回乡下,可堂嫂尿毒症多年,一直由堂哥护理,还要一周三次血透,着实不易。叔叔不忍儿子的辛劳,说是内心的那份煎熬,旁人无法体会。是呀!当不幸降临,再刚强的人也会被击倒,更何况波折一生,九十好几的人呢。我多么希望叔叔能如同父亲豁达,看开生死,早日走出伤痛屏障,不再封闭内心,憋出个好歹。人们总爱说一切随缘,随缘没有强求,自然而然。我不知道我和叔叔之间是缘,还是情,打小就觉得我与叔叔不同于其他长辈。清楚记得我与凳子一般高的时候,只要叔叔来家里,就抢着挪凳子给叔叔坐,叔叔直夸我活络懂事。别的孩子惧怕叔叔的一脸严肃,我却从来不怕,反倒喜欢听他和父亲谈话,尽管有时听不懂,也总是仰着脖子眨巴个眼睛,若有所思的样子。后来在外地上学,和叔叔接触的少了,结婚后工作调动,更少了交流。但只要回家看望父母,必去探望叔叔,买些他们爱吃的,我们总有聊不完的话。当我看到叔叔过于伤痛,难以自拔时,犹如寒风刺骨。我想接他来家小住两日,带他去周边走走,换个环境,换种心情,可他却不愿意。我知道他是不愿意打搅我,不想给我添麻烦。可我怕错过,有些错过就是一辈子!可又不能强求,只能遂老人心愿吧!

和风柳絮,春暖花开。在曲径通幽的竹林间,溪流淙淙的小径上,希望看到那个熟悉稳健的身影。让春风抚平伤痛,温暖打开心结;让春化开寒冷,温润于心吧!

 
  作者: 责任编辑:丁朝霞
 
 
更多
 
我区今年高中考人数及考场确定
我区一文化企业亮相深圳文博会
东部城区新增10座公交站台
我区出台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实施细则
柔肩挑起千斤担 撑起家庭一片天
一路同行 共享阳光
前4月义安经济开发区经济运行平稳势头良好
中华诗词学会到胥坝乡检查指导工作
 
更多
 
5月22日义安新闻
5月21日义安新闻
5月20日义安新闻
5月16日义安新闻
5月15日义安新闻
5月14日义安新闻
5月13日义安新闻
5月10日义安新闻
 
更多
开往春天的动车
不忘初心 默默守护
春到乡村 美在农家
重点项目建设加快推进
胥坝乡农民驾驶大型植保机械麦田喷洒农药
乡野田间农事忙
版权所有:中共铜陵市义安区委宣传部  地址:中共铜陵市义安区委宣传部  联系电话:0562-8811667  传  真:0562-2106090  网络维护:铜陵市新天网络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2001,ALL Rights Reserved  邮政编码:244100  
 皖ICP备11018722号-1